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1/2)页
    寒风呼啸,大雪纷飞。

    苍茫暮色中,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跪在西安城外荒郊的一座新坟前,华贵的貂裘上面沾满了血迹。他脸色铁青,双眼充满仇恨和愤怒,牙齿紧紧地咬着嘴唇,丝丝的鲜血从咬破的地方渗出来。少年身后也跪着一个中年人,浑身是血,黑色的棉袍被利器划破了好几处,露出泛黄的棉絮。

    中年人抬头看了看天空,小心翼翼地说:“少爷,你已经在夫人的坟前跪很久了……”少年并不说话,依旧直挺挺地跪着。

    中年人显得有点着急,接着说:“少爷,天色已经暗了,咱们得抓紧赶路。要是再耽搁,恐怕……”

    少年冷哼一声,说:“焦叔,你怕了吗?”

    中年人霍地站了起来,黑脸变得通红,他激动地说:“少爷,你这是什么话!我焦义跟着老爷十几年,刀山火海都敢闯,什么时候怕过!”

    少年不禁面露歉意,说道:“焦叔,对不起。”

    焦义顿时没有了火气,轻声说:“少爷,要是仇人追来了,我焦义死不足惜。但是不能把你安全送到洛阳舅老爷家,我死了也没脸面去见老爷和夫人啊!”

    少年鼻子一酸,眼泪止不住流了出来。他想要站起来,但是双腿已经麻木,身体挣扎了几下以后竟然扑倒在地。焦义急忙上前把他搀扶起来,少年站起以后轻轻挣脱焦义的双手,痴痴地望着坟墓。良久,少年哑着嗓子说道:“爹、娘,孩儿一定会给你们报仇!”说完,他大步朝洛阳方向走去,再也没有回头。焦义看着少年的背影,仿佛看到了少年父亲当年的英雄气概。他内心不禁暗自叹息,又生怕再出什么差池,连忙跟在少年身后。

    从西安到洛阳有七百多里地,一主一仆餐风露宿,第一天也只走了一百多里地。焦义虽然是江湖高手,但少年的武学功底却不深厚,因此难以走得很快。焦义心中焦急,只盼着能够尽早将少主人安全送到洛阳。于是,他在晚上潜入一户地主家中,偷了两套衣服和银两,又去驿站盗了两匹好马。少年虽然明知自家的家训中有不许偷盗一条,但是在这生死存亡的紧要关头,也就只有默许焦义的所作所为了。第二天清晨,主仆二人换了衣服,吃饱喝足以后,快马加鞭往洛阳赶去。有了马匹以后,速度果然大大加快。当天色再次暗下来的时候,两人已经跑了将近三百里地。

    焦义在马背上用鞭子遥指前方,高兴地说:“少爷,再有不到百里路程就是陕州了。进入陕州,有舅老爷分堂的保护,到时就不怕仇人追杀了。”

    少年愁眉稍展,说道:“焦叔,我们不住店了,一直赶到陕州去吧!”

    焦义摇了摇头,说:“少爷,我也是恨不得立刻就能到陕州。可是不行啊,天已经黑了,山高路险,何况还下着大雪,很危险。再者,即使我们不用休息,马匹也要休息了。”

    少年无可奈何地说:“焦叔,你拿主意吧。”

    焦义说:“我记得再往前面几里路就有个小村庄,那里有十几户人家。我们今晚就在那里借宿,明天一早再出发。少爷意下如何?”

    少年点了点头。于是,两人并辔朝前驰去。

    果然,没走几里路就看到高山脚下坐落着一个小村庄。只有十几户人家,稀稀落落地分布在道路的两侧。鹅毛大雪一直不停的下,村子里寂静无声。厚厚的白雪覆盖在家家户户的屋顶,好像一床床雪白的棉被。村口大槐树的叶子已经落光,只剩下孤零零的枝干挺立在朔风之中。有的树枝积满了雪,有的树枝结上了冰,在夜色中散发着淡淡的亮光,仿佛一株巨大的银色珊瑚。村里陆陆续续亮起烛光,微弱的光线透过窗户射在雪地上,给这个茫茫的冰雪世界增加了些许温暖。焦义扶着少年下了马,主仆二人踩着深可及膝的积雪快步走进村庄。

    焦义来到一户人家门前,轻轻地敲了敲门。不过一会儿,木门“嘎牙”一声被打开,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出现在两人面前。

    焦义急忙躬身施礼,说道:“老人家,我们主仆二人途径宝地,想借宿一晚,不知是否方便?”

    老者急忙还礼,说道:“贵客临门,是老朽的荣幸。只不过寒舍简陋,恐怕怠慢了两位。”说完,领着焦义二人进了屋。

    老者请焦义主仆在堂屋里坐下,又朝里屋喊道:“老婆子,有贵客来了,赶紧出来安排饭菜吃。”老者喊完以后,对焦义二人说:“两位贵客请小坐,老朽把马牵到屋后喂些草料。”焦义二人连忙道谢。

    这时,里屋的蓝布帘子掀起,出来一位满头银发的老婆婆,她身材微胖,满脸笑容。焦义二人慌忙站起来,老婆婆笑着说:“不要客气,快坐、快坐!现成的饭菜,热热就能吃了。”

    老婆婆利落地走进厨房,没有多久,屋子里就萦绕着饭菜的香气。又过了一阵,老婆婆把饭菜端了出来,放在二人坐的桌子上。焦义主仆看去,原来是两大碗白米饭、一盘爆炒兔肉、一碗清炒芥菜,还有一碟凉拌木耳。老婆婆眯着眼睛,不好意思地说:“人老了,手艺也不好了,两位客人将就吃。”焦义二人赶了一整天路,早已饥肠辘辘
第(1/2)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