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1/2)页
    船队乘风破浪,一往无前。白天,船队之间用喊话或旗帜进行联系。晚上,用灯笼互通消息。遇上大雾之时,则以锣鼓、喇叭或螺号相互呼应。

    大海浩瀚无边,难以分清南北东西。船队主要依靠罗盘和牵星板来确定航行方向。郑和已经数次领兵下西洋,因此他对海上的情况烂熟于心。一路上除了偶遇恶劣天气的影响之外,再无其它不顺之事。

    郑和所在的宝船可容纳近千人。船上生活设施齐全,不仅有洗漱之处,而且还有可携带家属的幽雅客房。船上有充足的食品,甚至能在船上养猪、种菜和种药材,还能够酿酒、种植盆景。

    一日,萧毅、唐黛漪正在厨舱采豆芽,林靖海忽然神色慌张地跑了过来。唐黛漪问道:“林大哥,发生什么事了?”

    林靖海惊魂未定,喘着气说道:“不得了……正使大人被……被挟持了!”

    萧毅、唐黛漪也大吃一惊。萧毅问道:“什么人如此大胆,竟敢挟持正使大人?”

    “一共五个人,为首的那个好像叫……叫沙老六!”林靖海答道。

    “你是怎么知道的?”唐黛漪问道。

    “我刚才去给正使大人送膳,正好听到了正使大人和他们的说话。”林靖海如实答道。

    “正使大人精通武艺,再者身边护卫众多,怎么会被那五个人挟持?”萧毅疑惑地问道。

    “那五个人都是武林高手。他们假扮成普通兵士,说是有重要事情禀报。正使大人未加防备,所以才落到了他们手里。”林靖海愤愤不平地说道。

    “他们为什么要挟持正使?”唐黛漪问道。

    “这个我也不知道。沙老六让所有人都退出正使大人的房间,他要和正使大人单独说话。我们没办法,只有按他说的做。”林靖海说道。

    萧毅默默地放下手中的豆芽。片刻,他一言不发地冲出了厨舱。唐黛漪一边呼喊,一边紧紧跟在他的身后。

    郑和住在船尾的舵楼。舵楼一共四层,第一层是舵工和医官居住的地方。第二层是官厅,是郑和及各国使节所在之所。第三层供奉着妈祖等神祗,由四个阴阳官管理。第四层是指挥、观测和联络的场地。

    萧毅在船上的时间不短,因此早已知晓郑和的居住之处。不到半盏茶功夫,他就已经来到了舵楼二层的官厅。此时,副使王景弘和大批将士正焦急地守在官厅外面。

    王景弘见萧毅二人直闯官厅,急忙喝道:“站住!谁让你们进去的?”

    萧毅头也不回地说道:“在这里等着有什么用!正使大人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们如何向朝廷交待?”

    萧毅不怒自威,王景弘等人竟然不敢反驳。眼见着萧毅二人进了官厅,王景弘连忙率众跟了进去。

    萧毅很快就找到了郑和所在的房间。他一把推开门,发现一个穿着营服的精瘦老者用一柄分水峨眉刺顶在郑和左胸,四个大汉拿着兵器在左右警戒。

    老者正与郑和说话,看到萧毅突然闯入,怒道:“老夫不是让你们在官厅外等候吗?快滚!”

    萧毅一步步地走进房间。王景弘在外面喊道:“快出来,否则军法从事!”

    萧毅置若罔闻,四个大汉立即把他围了起来。郑和见是萧毅,不禁大喜,说道:“萧……萧兄弟,你怎么来了?”

    萧毅躬身说道:“晚辈一直在船上,却没来给你请安,请郑大叔恕罪。”

    郑和打量着萧毅,忽然哈哈大笑,说道:“看来萧兄弟也是和这位沙老兄一样,都是假扮营中兵士上的船。我还以为营中毫无破绽,没想到在高人面前不值一提!”

    精瘦老者见萧毅身处险境却镇定自若,心中不由得暗暗称奇。老者客客气气地问道:“请问阁下尊姓大名?”

    萧毅不答反问:“阁下就是沙老六?”

    “老夫正是!”老者答道。

    “这不是你的真名!”唐黛漪在门口高声说道,“大丈夫行不改名,坐不改姓,你为何不敢说出自己的真名?”

    唐黛漪刻意压着嗓音说话,因此没人发觉她是女儿身。郑和微笑道:“沙老兄要我做大逆不道、遗臭万年之事,自然不会说出自己真名。”

    沙老六一愣,随即干笑道:“老夫确实姓沙,在家排行第六。老夫自称沙老六,也不算欺瞒各位。”

    “不管前辈究竟叫什么名字,我劝你悬崖勒马,赶紧放了正使大人。”萧毅说道。

    “哪有那么容易!”沙老六哈哈大笑,“老夫就是为了正使大人而来,怎能无功而返!”

    “沙前辈,世上可没有后悔药吃!这里几百条船,两万多官兵,你们五个人又能跑到哪里去?”唐黛漪说道。

    “老夫既然敢来,就没什么好怕的!”沙老六阴沉沉地说道,“老夫倒要看看你们两个小娃娃到底有什么本事!”

    言讫,沙老六大喝道:“把这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晚辈打出去!”

    四个大汉当即动手,各自抡起兵器往萧毅身上招呼。萧毅脚踏飞仙流云步,从从容容
第(1/2)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