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1/2)页
    可是哪里还来得及,将士们义愤填膺,早就把四个大汉剁得身首异处。沙老六撞破木板,逃到了另外一个房间。萧毅如影随形,始终不离他左右。沙老六料想自己无法逃脱,又惊又怒之余,拿出另一柄峨眉刺和萧毅拼命。

    沙老六的两柄峨眉刺神出鬼没,每一招都刺要害。不过,萧毅的剑气凌厉,沙老六一直无法靠近。峨眉刺只有在近身搏斗时威力巨大,因此沙老六无法对萧毅形成真正的威胁。

    萧毅第一次用斩邪剑法和一流高手过招,刚开始时觉得有点凝滞不畅。后来融会贯通,越来越得心应手了。

    又斗了几十招,萧毅一改大开大合的打法,转而主动逼近沙老六。鸿蒙剑闪转腾挪,好似惊龙一般,不多时就把沙老六笼罩在方寸之间。沙老六进退不得,气得连连怪叫。萧毅气定神闲,就等着沙老六缴械投降。

    郑和的穴道被解开以后,马上带着将士来支援萧毅。看到沙老六毫无还手之力,郑和大声说道:“沙兄,你已经插翅难飞了,何不束手就擒?”

    沙老六精疲力竭,高声叫道:“不打了,不打了,老夫确实打不过你!”

    萧毅含笑收招。他正要收剑归鞘,唐黛漪说道:“萧大哥,小心他耍诈!”

    沙老六把峨眉刺扔得远远的,一屁股坐在地板上,没好气地说道:“小家伙别小看人!我沙老六好歹也是江湖中的成名人物,绝不会做那种言而无信的龌龊之事!”

    唐黛漪嘻嘻笑道:“沙前辈莫怪。俗话说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江湖险恶,不是人人都像你老人家一样!”

    沙老六翻了个白眼,不去理她。王景弘命人上前锁拿,却被郑和制止。沙老六调息片刻,很快就恢复了元气。他站起身来,走到萧毅跟前,抱拳说道:“果然是长江后浪推前浪,老夫佩服。但不知小兄弟用的是什么剑法?竟然如此神妙!”

    萧毅拱手答道:“承蒙前辈下问,晚辈用的是斩邪剑法。”

    “斩邪剑法?”沙老六睁大眼睛问道,“是不是天师教张真人的斩邪剑法?”

    “正是!”萧毅如实答道。

    “怪不得老夫会输!”沙老六哈哈笑道,“败在斩邪剑法之下,老夫心服口服!”

    萧毅原以为沙老六是穷凶极恶、奸诈狡猾之徒,没想到他竟如此耿直豪爽,不由得萧毅对他另眼相看。

    沙老六转身问郑和:“正使大人准备怎么处置老夫?”

    郑和说道:“只要沙兄肯说出幕后主使,郑和保你平安无事!”

    “老夫要是不说出幕后主使,正使大人就要置老夫于死地?”沙老六微笑着说道。

    “想死没那么容易!”王景弘冷笑着说道,“你要是不供出幕后同党,本使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沙老六也冷笑道:“老夫要是贪生怕死之辈,又岂敢来闯这龙潭虎穴?王副使的本事只管使出来,老夫要是哼一声都不算好汉!”

    王景弘气得脸色铁青。郑和说道:“沙老兄,我敬重你是条汉子。但是国法无情,你又何必替人受过?”

    沙老六感激地拱了拱手,说道:“正使大人的好意,老夫心领了。老夫虽是一介草莽,却也知道义气二字。老夫大不了一死,但是绝不会出卖兄弟!”

    唐黛漪说道:“沙前辈,你太天真了!”

    沙老六不解地看着她。唐黛漪继续说道:“你把别人当兄弟,别人却不把你当兄弟!”

    沙老六喝道:“胡说八道!”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唐黛漪撇了撇嘴,不慌不忙地说道,“倘若别人把你当兄弟,又怎么会只让你们五个人轻身涉险?倘若别人把你当兄弟,又怎么会不替你们想好退路?”

    沙老六哑口无言。唐黛漪说道:“你们五个人就是过河卒,有进无退。对于你们的幕后主使而言,如果你们侥幸得手当然最好。要是你们行动失败,只要你们死了,对他也没有任何损害。沙前辈,如果你,你会让自己的兄弟当过河卒吗?”

    “不是这样的!”沙老六突然咆哮起来,“教主不是这样的人!”

    “教主?”唐黛漪眼睛发亮,不住地盯着沙老六看。

    沙老六自觉失言,慌忙紧闭嘴巴,再也不搭理唐黛漪了。

    郑和见沙老六如此决绝,也就不再相劝。他轻叹一声,说道:“沙老兄,人各有志,不能强求。国有国法,郑和只有得罪了!”

    沙老六笑着点了点头。郑和一挥手,几个士兵立刻冲过去擒住了沙老六。沙老六毫不反抗,任由他们把自己捆绑起来。

    士兵们正要把沙老六押往牢房,忽然发现他七窍流血、脸色乌黑。众人大惊,眼睁睁看着沙老六倒地身亡。

    唐黛漪是用毒的行家。她上前简单察看以后,蹙眉说道:“他服毒自尽了。”

    郑和问道:“我们一直没有看到他吃东西,怎么会……”

    唐黛漪说道:“他事先在嘴里含了一丸毒药。紧急之时,他随时可以咬破蜡丸自尽。
第(1/2)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