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1/2)页
    进得屋来的四个人,前面的那个人一看饭馆子屋里是这么个情况,就想转身出去。

    但是,一来是饭馆子店小二让客人让得又殷勤是又热情又急促,二来是这四个人中后面的那三个人顺着饭馆子店小二殷勤热情的连推带让的都已经进了大厅旁边的那个雅间里了。

    所以,四个人中打头的这个人就摇了摇头,跟着也就走进了旁边的雅间了。

    这四个人进了雅间,放下东西落座,店小二擦抹桌子倒上茶水,然后递上菜单请客人点菜。

    莫七眼尖,一眼就叨住了四个人中第二个人手里拎着的那个箱子。

    正好许虓也看到了这个人手里拎的箱子了,正要递眼色告诉莫七,一看莫七正在瞪着眼睛看着自己呢。

    许虓微微的点点头,连忙举起酒杯碗招呼大家伙吃菜喝酒。

    小和尚轩辕力还有刘来娣,他们三个人坐的位置不好,倒是没注意第二个人手里的那个箱子,他们三个人注意的是这四个人腰里面鼓鼓囊囊的东西。

    小和尚轩辕力刘来娣,那都是身经百战、行走江湖的大行家,一搭眼就知道这几个人腰里都是带着家伙的。

    莫七也凑着许虓举起酒碗的当口大声的吆喝:“喝酒喝酒,来来来,今晚咱们一定得喝好喝透,不醉不归!”

    许虓也跟着起哄:“吃菜吃菜,吃口菜,不算赖,吃足菜、垫好底,多吃多喝才够本!”

    大家伙举碗碰杯,吵吵嚷嚷汹汹拳拳的热闹起来。

    雅间的酒菜也陆陆续续的上齐了,但是,雅间里的四个人却是像哑巴一样的喝着闷酒。

    酒至半酣,一个化验员端着酒碗敬任师傅:“任师傅,小兄弟敬你。”

    任师傅连忙也端起酒碗:“不敢当,不敢当啊,小兄弟,咱们一起喝。”

    另外一个化验员忽然问道:“任师傅,从这儿到你家可就不远了,而且,咱们莫老板他们还要往你家那边送机器,任师傅你就不如搭着莫老板他们这趟便车回家看看了。”

    莫七还真把任师傅老家就在这虞扈县的事儿给忘了,现在听这个化验员这么一说,也就看着任师傅,等着任师傅的答复。

    任师傅清了清嗓子:“咯…咯,小兄弟,不是我不想回家看看,你看,现在这个世道,处处兵荒马乱的,许老板和莫大掌柜他们的事情比咱们回家看看的事儿重要。”

    “许老板,莫大掌柜,我也是多年没回家了,现在也不知道家里都怎么样,家里搬家没搬家,现在又是这么个情况。”

    “我…我还是先安顿下来,然后打听到家里的准信儿了,我再告假回去看看,反正离着也不远了。”

    任师傅这儿正跟莫七许虓说回家不回家的事儿呐,就没注意雅间里面出来一个人。

    雅间里出来的这个人原本是去外面上茅房的,但是,正好莫七他们都在听任师傅说话,这个人也就看了看任师傅。

    这个人看了任师傅一眼之后,似乎在思索什么,就顿了顿那么一顿,歪着头看着任师傅。

    莫七察觉这个人的眼光不善,侧脸盯了一眼这个看着任师傅的人。

    莫七的眼睛,如果放出煞气盯人一眼的话,那就像是狮子老虎豹子这样的猛兽盯住了人一样,会让人激灵灵的就打冷战。

    这个盯着任师傅看的人被莫七盯着看了一眼,马上就是一怔,这个人把眼神转向莫七,莫七煞神般凶狠的眼神就像两把刀子一样剜得这个人心头一颤,这个人赶忙转过脸低下头匆匆的去了茅房。

    但是,这个盯着任师傅看的人从茅房回来之后,却完全换了一副嘴脸。

    这个盯着任师傅看的人从茅房回来,进了他们四个人吃饭的雅间,嘀嘀咕咕的说着什么。

    不一会儿,那个盯着任师傅看的人和刚才打头进屋的那个人就出了雅间。

    这两个人出了雅间就直奔莫七他们吃饭的这张大八仙桌子。

    这两个人来到莫七他们这张大八仙桌前面停住了脚步,那个盯着任师傅看的人还是盯着任师傅,一边看一边点头的自言自语:“嗯…错不了!错不了!”

    莫七刚想说话,突然,这个一直盯着任师傅看的人沉声喝道:

    “姓冯的!咱们真的是冤家路窄呀!我看你今天还往哪儿逃!”

    莫七他们这张大八仙桌上的所有人都是一愣,本来是任师傅嘛,怎么样这个人说任师傅是什么“姓冯的”呐?

    任师傅丝毫不惧,还是那么平静的看着这个一直盯着任师傅看的人答道:

    “这位先生,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也根本就不认识你,更不知道你是什么意思,这位先生,我想,你应该是认错人了。”

    这个一直盯着任师傅看的人冷笑一声:“哼哼!认错人了?冯仁义!你放心,我汪湖波绝不会认错你的!你就是烧成灰我也能认出你来!”

    “呵呵,这位先生,你真的认错人了,我不姓冯,我姓任,我叫任义,我的同事都可以证明,我的良民证更可以证明。”


第(1/2)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