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1/2)页
    汽车摇摇晃晃的向着葫芦峪汪家集驶去,路上再没碰到小鬼子警备队伪军的检查。

    临近葫芦峪的第一道山口的时候,不出莫七所料,这里还真有汪家集抗战政权区小队派出来的游动哨,这游动哨放得可真够远的。

    边区根据地兵工厂搬到了葫芦峪汪家集这里之后,不由得抗战政权不小心为上啊。

    葫芦峪汪家集区小队的游动哨发现了汽车,开车的轩辕力当然也就发现了游动哨了。

    轩辕力不敢往前走了,万一…万一葫芦峪汪家集的区小队在这里埋上几颗地雷,那可不是玩儿的,这两辆汽车上可都是边区根据地急需的机器和制剂设备诶!

    两辆汽车停了下来,可怎么和葫芦峪汪家集的抗战政权联系呢?这是个问题。

    莫七也没什么好办法,只好用最笨的办法,就是全体换上八路军的军装,然后让冯仁义和刘来娣两个人先上前面去跟葫芦峪汪家集区小队的游动哨联系。

    别说,莫七的这个笨办法还真好使,其实,真正好使的原因可不是莫七的笨办法,而是莫七派了冯仁义这个汪家集的“名人”去打前站。

    葫芦峪汪家集区小队现在派在这里执勤的游动哨里,就有一个叫“冯七子”的区小队队员。

    这个冯七子和冯仁义是远房的叔伯兄弟,冯七子比冯仁义小那么五六岁,也是冯仁义小时候一起玩大的光腚娃娃,学名叫发小。

    冯仁义和刘来娣下了汽车往前走了一里多地的时候,在路边二三十米左右的一座“姑娘坟”的后面,传出了一声低沉的喝令:

    “站住!不许动!举起手来!”

    刘来娣一碰冯仁义,慢慢的举起了双手,而冯仁义却是激动的一偏头,带着颤音喊道:“七子兄弟!是你吗?我是冯仁义啊!我是冯仁义啊!”

    姑娘坟后面的冯七子乍一听,还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毛病呐,连忙问身边的区小队队员:“德松兄弟,刚才你听见他喊的什么了吗?”

    德松连忙说道:“听见了听见了,我听见他喊的是“七子兄弟!是你吗?我是冯仁义啊!我是冯仁义啊”!对!没错!他就是这么喊的。”

    冯七子这才确定自己没有听错,但是,冯七子参加区小队之后,在抗战政权的培养下,警惕性还是蛮高的。

    虽然冯七子也非常激动,但是,冯七子知道,自己和德松两个人的这个游动哨可是担着边区根据地兵工厂安危的重担的。

    所以,冯七子并没有动,只是惊喜的继续喊道:“仁义哥!仁义哥是你吗?真的是仁义哥你吗?”

    冯仁义也知道,葫芦峪汪家集虽然是自己的老家,但是自己毕竟十多年没回来了。

    冯仁义在外面呆这十多年,深深地知道,人是会变化的,就算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小伙伴,在这个兵荒马乱的时候,也是不能轻易相信的。

    “是我呀!七子兄弟!我真的是冯仁义,我真的是冯仁义呀!”

    冯七子让德松继续隐蔽在这里监视情况,万一不对劲就马上鸣枪示警,然后就能一站接一站的把发生了状况的情况传回汪家集,传回葫芦峪兵工厂。

    冯七子警惕的端着一支老套筒步枪,枪口朝地,一步一步慢慢的走了过来。

    冯七子来到冯仁义近前,不用辨认,打小一起长大的小伙伴怎么能不认识呐!

    “仁义哥!”

    “七子兄弟!”

    冯七子老套筒也不要了,把步枪往地上一扔,张开两只臂膀紧紧的抱住了冯仁义。

    冯仁义也是一样,紧紧抱住了冯七子。

    两个人拥抱一下之后,互相敲打着对方的胸膛,两个人都笑出了泪水。

    两个人笑哭了半天,这才想起来旁边还有一个人呐。

    冯仁义连忙介绍:

    “七子兄弟,这就是咱们八路军0618兵站的同志,后面的那两辆汽车,就是八路军0618兵站的同志给咱们边区根据地兵工厂送机器的。”

    “刘同志,这就是我们葫芦峪汪家集我的发小,光腚娃娃,冯七子。”

    刘来娣伸手握住冯七子的手:“冯七子同志,麻烦你马上立刻的带我们到葫芦峪的边区根据地兵工厂去。”

    “冯七子同志,现在的情况很紧急,虞扈县的小鬼子们已经知道了咱们边区根据地兵工厂的位置了,就等着小鬼子他们安插在咱们汪家集的内应给虞扈县县城里的小鬼子发消息了。”

    冯七子一听,这是天大的事情诶!连忙捡起地上的老套筒,拉着刘来娣就往山口里面跑。

    刘来娣拉住冯七子,冯七子正往前跑呐,突然就迈不动腿了,回头一看,那个八路军女同志拽着自己的胳膊正笑吟吟的看着自己呢。

    冯七子暗暗的佩服,这冯七子也算是一个彪形大汉了,平平常常在村子里面不说是力气最大的吧,也算是数得着的了。

    可是,自己这么一个魁梧的汉子,却被一个女同志拽住胳膊动弹不得,可见,这个女同志的力气该有多大。

第(1/2)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