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1/2)页
    这个罗玥不愧是班长。

    伶牙俐齿,条理清晰,说得头头是道。

    叶婉婉和萧安从她身上仿佛看到了自己女儿的影子。

    “小巧在这儿一定也会这么说。”他们在心里这么对自己说。

    “这位同学说的,大家觉得怎么样?”叶婉婉又抛出了一个启发性的问题。

    她先不做评判,就是为了让小朋友们都各抒己见。

    “对呀,我觉得张天翼太不像话了,我们大家都这么开心的做了布丁,可是却被他破坏了。”

    “老师们准备这些都很辛苦,这些设备在山区都没有,老师们辛辛苦苦把这些东西都买回来,举办这次活动非常不容易,张天翼却完全体会不到这一点,他体会不到别人的心情,妈妈说我们活着不能只顾着自己的感受,还应该体谅他人的难处,不给别人带去麻烦。”

    同学们似乎都在批判张天翼,此刻的张天翼面对这么多人的指责,他委屈极了,哭得更厉害了。

    萧安用双手示意大家安静,“为了公平起见,现在允许张天翼同学为自己辩解。”

    张天翼一看,有人似乎向着自己说话,顿时鼻涕冒泡,撒泼似的说起话来。

    “我,我只是觉得好玩嘛,哪有想那么多?

    大家来山区不就是来玩的吗?

    你们为什么把一件轻松愉快的事情搞得这么严肃复杂?

    生活为什么要这么沉重?

    你们这些假正经,一个个都虚伪极了!”

    张天翼滚在地上,咆哮起来。

    而叶婉婉只管把这一切拍摄下来,拍完了之后,他把画面展示到张天翼面前。

    “张天翼同学你自己看看,你觉得大家都虚伪,都是假正经,那么你觉得自己这真性情好看吗?”

    张天翼看了看自己视频里的样子,鼻涕冒泡,坐在地上撒泼,样子滑稽极了,确实不怎么好看。

    于是不说话了,从地上爬了起来。

    叶婉婉发现山区的孩子都没怎么说话,于是她鼓励大家。

    “咱们山区的孩子也可以说说话,表达一下自己的看法,你们觉得张天翼同学做的对吗?如果不对,为什么不对?”

    山区的小朋友一个个都低着头,他们哪见过这样的场面?更别说当面指出别人的错误。

    见没人吭声,叶婉婉把目光停留到蔡布丁身上。

    “蔡布丁,你来说一说。”

    蔡布丁红着脸,终于壮了壮胆子说道:

    “我听我阿妈说过,当初她怀着我的时候,特别想吃布丁,我的阿爸想给我妈妈做,可是他不会,那年冬天,他就从山区走了60公里,脚上的布鞋都磨破了,才走到县城里,去给我阿妈买了一盒布丁,我阿妈吃到布丁的时候都哭了……

    张天翼同学,对于你来说,一盒布丁可能就是花一天的零花钱,跑到大街上去买一下就能解决的事情,可对于我来说,却是全家人难以企及的梦想。

    我的阿爸阿妈给我起名布丁,就是希望将来我可以随心所欲地吃到布丁。”

    说着,她哭了。

    接着山区所有的孩子都哭了,原本眼睛里闪着亮闪闪的光,他们的眸光里有从未亲眼见过的高楼大厦、高速公路、立交桥,有从未去玩过的摩天轮、云霄飞车、碰碰车,从未品尝过的布丁、奶昔、手撕面包。

    但是现在,他们的眸光黯淡了下来。

    似乎这一切都与他们无关,他们注定是穷苦偏远山区的孩子,出身就注定了悲苦的一生。

    终于他们都忍不住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

    “我也想吃布丁。”

    “我长这么大,都没有想到会参加这样好玩又有意义的活动,这对我们来说就是对新生活的希冀,是千载难逢的一次机会,可是为什么张天翼同学,你说破坏就破坏了……”

    “张天翼你是个坏同学,坏孩子,你快点认错!”

    贾贝贝也终于开口说话了,“布丁的愿望就是我的愿望,我希望她能实现,爸爸,我建议取消张天翼同学的活动资格,咱们继续做布丁好不好?”

    贾萍点点头,声音哽咽,女儿的愿望就是他的愿望,“好,我们继续。”

    叶婉婉总结性发言:

    “大家各抒己见,都说的非常有道理,只是每个人都习惯从自己的角度出发去看问题,所以得出的结论往往都是偏颇的。

    班长能从大局出发,角度比较全面,同学们也都是希望活动能举办成功,我们的张天翼同学说的也不是全无道理。

    只是张天翼,如果你的撒面粉举动是在你自己家里,跟你的爸爸妈妈举行私人活动的时候,或许可以,那是一种释放天性的快乐。

    但是现在是集体活动,你不能只顾自己的快乐而让老师同学的心血付诸东流。

    山区的孩子们盼布丁盼了很多年,今天终于可以实现了,可是你这一撒,就把他们的美梦给撒没了。

    我希望你可以好好
第(1/2)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